Monday, March 20, 2017

問問百樂, 我有一個很棒的生意點子, 你可幫助我籌五十萬美元嗎?

問問百樂, 我有一個很棒的生意點子, 你可幫助我籌五十萬美元嗎?


請記著, idea is a dime a dozen, 即是說, 點子是一文不值的。所以, 別過份為眼前的 "千億生意概念" 而太興奮或着迷了!

百樂的創投理念, 從不單單建基於聰明的 "生意概念" 之上, 不然, 就與自己辛苦賺回來的血汗錢對着幹, 罪大惡極也。

對初創業務而言, 必須先把生意概念付諸實行, 放到殘酷的市場上測試和驗正, 以確定概念的虛實。

另外, 生意有盈利當然是好, 但這奇實仍是其次, 我看重的, 是能產出龐大市場價值的潛力,也就是說,生意概念正正能填補市場上一個可擴展的實際需求, 只有這樣的業務, 才值得專業創投者的垂青。

當然, 若真的想單靠生意概念去集資, 也不是完全没有途徑的, 就如衆籌或政府/大學基金提供的贈款, 至於如何把這類型的資金拿到手, 當中亦有著其行内的遊戲規則, 留待日後有機會再詳談吧。 

Saturday, March 18, 2017

香港數碼港點滴

昨天有幸獲邀請到香港數碼港出席一個創業大賽作評審, 有機會向不少前輩 (如香港大數據之父 Herbert, Money SQ 創辦人兼行政總裁 Steven, 和衆多金融創投界重量級師長) 交流, 很是感恩的同時, 境遇上 100HappySouls 的讀者朋友 Mathew, 得知自己一直努力宣揚的快樂人生理念, 能傳至香港每一個角落, 實感恩慰..

經過一整天與十多隊初創團隊零距離深入接觸和討論, 有很深的體會, 也有點兒累了, 但想到能為香港的創意工業, 貢獻自己的份兒, 再累也是值得的..

回家後, 打開電腦, 收到讀者朋友啊 Sa 的音樂禮物和默默的支持, 什麼累意也全消了:) 籍此希望把這一份窩心的關懷, 與大家朋友分享, 讓世界變得更美好, 代一眾 100happysouls 的朋友, 謝謝您 :)

https://youtu.be/2zda1Tr4big

Sunday, March 12, 2017

水貨客的隱藏千億商機

水貨客的隱藏千億商機

那天從深圳經落馬洲皇崗過境回香港, 有一份蠻有趣的見聞, 想與大家略作分享...

在落馬洲皇崗過境時, 以往都是直接乘座駕過關, 或步行往 e 通道直出落馬洲地鐵站返回九龍塘。

今次因座駕停了在禁區外的停車場, 所以要先在過境禁區內乘搭的士, 再轉回停車場乘坐駕回家。

走出了過境大樓, 隨即看到在禁區內的 Taxi 站, 可説是水泄不通, 用以分隔人流和輔助排隊秩序的圍欄, 已被水貨客塞滿得像蛇餅一般, 場境很不壯觀!

排在隊尾的一刻, 筆者開始發覺一些奇怪的現象...

首先, 是聽到有點兒像在酒樓等位, well, 或應更為貼切地形容, 就如拍賣行的叫價一般, 但叫喊著的, 不是價錢, 而是人頭的數目。

“我要三個! 三個啊! 有就快過來啦!”, 一名在圍欄第二行的大叔在叫喊著。

就在這時候, 一名排在筆者後兩個位, 貌似大媽的少女, 以蠻粗暴的方式, 在我身後鑽到前方來, 並二話不說, 非常沒有儀態地張開修長的雙腿橫跨過了圍欄, 從第五行尾段火速插隊至第四行中段, 向着第二行的大叔前進。

大概在同一時間, 亦有幾名分別排在筆者前方的大媽, 不約而同地向從第四行以及第三行, 向著那位排在第二行, 正在叫喊的大叔進發!

筆者孤陋寡闻, 那時終於知道大叔和一衆大媽在玩什麼遊戲了!

你猜到了沒有其遊戲的規則嗎? 仍不明白?

Ok, 是這樣的, 大叔, 少女和大媽都是水貨客, 他們走完一轉貨後, 希望可以最快速度, 離開落馬洲禁區, 回到禁區外的貨倉地 (棕地) , 與水貨接頭人會合, 立刻補貨, 再北上深圳賺多轉。

而若要以最快速度補貨, 就得以乘的士快快離開禁區, 但問題是, 的士車費可不便宜啊!

因此, 為了把補貨的成本大大降低, 聰明的水貨客們, 就想出了充份利用在的士站的等車時段, 即時組隊, 以達至共乘車的經濟和環保方案!

但隨之而來的, 就是因大媽大叔們不斷插隊引來的混亂和其他安份守己一群的極度不滿, 人群中大駡跨欄插隊人士和大打出手的場面, 亦頻頻出現!

在場的警察哥哥和姐姐, 也忙於走進火海中維持秩序, 真的有如李克勤的金曲: 『此情和此境, 我與我爭拼, 看誰逃脫, 被判的極刑.. 此情和此境, 模糊的記認, 傷心叫喚也不應..』

OMG, 真的好不熱鬧耶!

Anyway, 筆者想分享的, 除了是水貨行業的物流經濟學, 水貨客對老百姓帶來的不便, 基層朋友為兩餐而運水貨的苦況, 以及警察們盡心盡力維持社會秩序的種種見聞外, 更重要的, 就是在整個水貨流程的生態下, 所自然衍生出來的生意模式。

試想想, 為了優化利潤, 水貨客想出了利用等車時間, 作有效資源分配 (即時組隊, 達至平分車費, 減低成本和節源)。 若從另一空間去思索, 實是一個非常龐大的商機!

今天我們看到 Uber 和国内的 Didi 所創立的千億王國, 只是把這自然生態隱藏著的智慧, 作出了淺層應用而已, 實屬冰山一角。

若然能在日常生活中加以參透, 再給予一個創業者堅如盤石的鬥志和視死如歸的决心, 下一個千億商機, 可能已在你的眼前...

Wednesday, March 8, 2017

問問百樂, 您如何面對出賣您的人?

問問百樂, 您如何面對出賣您的人?


人生來去匆匆幾十年, 期間遇上利益當前, 見利忘義的情況, 實在所難免。

出賣您的, 可以是你身邊不同的人, 如普通朋友, 同事, 生意顆伴, 您孝忠的團體或機構, 男女朋友等等。

但最難受的, 莫過於被自己以為最親的人所出賣(如丈夫, 妻子, 兄弟, 姊妹, 什至乎父母或子女也有可能)。

百樂會如何面對?

原諒, 敬而遠之, 前進, 一次不忠, 百次不用, period。 

Sunday, February 26, 2017

街頭小吃與創業人生

街頭小吃與創業人生

自博文 ”從一千萬到一億 (港元) 的來信分享” 刋登後,收到了不少朋友詢問, 如何從創業中累積到一桶又一桶(共四桶)金, 得以給予筆者足夠財力, 在往後的日子, 參與較高回報而防守力又較強的「大茶飯」 (投地和建房項目)。

成功無僥倖,能夠持久地創業致富,除了要付出相當的心力和汗水外,更重要的, 就是懂得計算和評估創投風險。

說到這裡,突然想起年初在柬埔寨遊歷的一件頗難忘的事兒。

記得那天, 從柬埔寨首都金邊, 乘 6 小時車程到達吴哥窟,一心想主力看看幾個酒店和餐飲項目,於是乎在晩上, 筆者顆同幾位也是來自香港的朋友,到了當地有名的酒巴街, 進行實地考察。

同行中的一名極貪吃的 ”肥仔” 朋友,被沿途的各種街頭小吃所吸引,二話不說,肥仔就跑到一檔賣燒田雞的小吃美食車旁,左手把一美元* 交給小販,右手已把一串燒田雞放進口裏。

正當筆者還來不及佩服肥仔具有如此勇氣的一刻,他已轉身走到身後另一檔賣特色 ”極品” 小吃的小販車旁,左手拿著一串炸黑蠍子,右手一串炸黑蜘蛛!

筆者孤漏寡聞, 在網上看别人試食炸蠍子/蜘蛛雖多次, 但以超近距離親歷其中, 卻是完全兩碼子的事兒....

腦子裏像 hang 了機一樣, 忙於處理眼前的畫面之際, 耳邊已聽到肥仔說: “唓! 不外如事! 與吃炸薯條毫無分別!”

我真的忍不住了, 急忙對肥仔說: “不要糊亂吃東西了, 當心食物中毒, 我們身在異鄉, 若然有什麼事, 可怕手尾長..”

肥仔說: “別胆小! 我們創業的, 就要放膽去作多方面的嘗試! 况且, 唔試唔知身體好!”

長話短說, 肥仔之後的兩天, 都無法繼續與我們一同考察其他重點的生意項目, 我們帶備的止瀉藥物, 也給他全吃光了, 而意外收獲, Well, 肥仔可算是親身 “考察” 了當地的 “診所” 和醫療機制的商機吧。

街頭小吃或許能帶給我們對好奇心/欲望的滿足和霋時衝動的快感, 但其後果和代價, 真的是自己能夠承擔嗎?

創業無疑是需要膽量, 但同時, 也需要花點時間計算和評估箇中的風險, 找出相應的平衡點後才决定行動與否, 將會大大提升創業致富的勝算, 為自己和生意顆伴帶來第一桶金以後的富足人生。

* 在柬埔寨, 因當地貨幣嚴重貶值, 當地人和遊客, 都是主要用美元來交易的。

Sunday, February 19, 2017

問問百樂, 一定要有錢才能受人愛戴和尊重嗎?

問問百樂, 一定要有錢才能受人愛戴和尊重嗎?


不一定, 當然, 有錢就好一點。

重點, 是對人的態度要真誠, 為人要謙卑, 對朋友要有義氣, 重承諾, 忠於自己, 在落難時對您有恩的, 人情債永遠還不完。

畢竟, 人家尊重您與否, 您管不了, 可以做的, 是做好自己的本份, 人家也不是傻子, 時間和行動會証明一切。 

Sunday, February 12, 2017

如何與搶匪談判達至共贏?

如何與搶匪談判達至共贏?

隨着各方朋友的來信越來越多,還未回答的個案已有堆積如山的情况,加上不少問題也是非常相似,為節省大家的時間和更有效率地 (在 48 至 72 小時內) 處理網友的問題,筆者加設了 《問問百樂信箱》專頁,把每週收到最棒的相關簡短疑問,以匿名方式歸納整理起來,並刋登到這全新的專頁內。

與平常刊登的博文不同, 《問問百樂信箱》內的問答會以精簡為主, 盡量做到一句起, 兩句止, 慕求讓讀者朋友在十秒內極速吸收問題背後的養份, 為忙碌的生活打打氣。

當然, 如問題需要較長的篇幅以作解說, 筆者會如常地花上一定的時間, 寫一篇足料的博文。

所以大家不用擔心, 讀者網友們所發問的每一道問題, 都會得到應有的尊重和真誠的答案。

一如以往, 如其他網友也能受益於讀者個案的話, 在發問者的書面同意下, 才會在公開平台刊登, 而所有在問題中存有個人私隱或生意上敏感的內容, 都會在回答中一律被擦除。所以請大家安心, 放膽盡訴心中疑難雜症, 百樂必鞠躬盡瘁。

Anyway, 下次大家有任何問題想發問之前, 不妨先查看一下《問問百樂信箱》,如没有類同的話,才電郵至 contact@100happysouls.com 發問就 very good 了 :)

突然想起前幾天, 有一位來自 New York 的華人網友問了一道與快樂人生和財務自由完全無關 (但蠻有趣) 的問題, 因實在太離題了, 無法歸納在《問問百樂信箱》, 想籍此與大家分享一下...

“百樂, 如你在紐約街頭上不幸被人用手槍或利刀搶劫, 你會怎辦?”

Well, 在未回答這道問題之前, 先看看人類一般的自然反應, 大概有四個可能吧:

1. 就地尖叫, 希望嚇走強匪
2.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3. 乖乖就犯, 跪地求僥
4. 背水一戰, 併過你死我活

視乎週邊的地理人流形勢, 搶匪人數多寡, 以及個人情況和背景, 不同人有不同的原始反應, 但為求安全起見, 一般而言, 大部份人或會選擇 #3 為先, 繼而選擇 #1, 之後才選擇 #2, 最後有少數人可能是選擇 #4。

Okay, 有了基本的上文下理, 現在正適回答網友的問題*....

筆者或會看看手持武器的搶匪其精神狀態, 如看似服了藥物 high high 地, 或怒火衝天似的, 就只可拿出錢包來, 乖乖就犯。

若然自己是 Ip Man 上身, “我要打十個!”, 那又可能不同講法了。

Okay, 但如搶匪看似正常, 目的是求財多於求命的話, 或許可有談判的空間呢!

你或會問: “別開玩笑了! 肉隨針板上, 那裏來談判的籌碼!?”

筆者不是談判專家, 但記得當年在 Club (夜場) 工作時, 得知當 bouncer (睇場 / 看門保鏢) 的師兄 (化名 B 君), 也是經歷過一段在街頭搶劫的奇遇而入行的。

話説年少時的 B 君曾誤入歧途, 當上了街頭搶匪。一天, 他正帶着利刀, 準備向一名目標人物 (化名 V 君)下手。

V 君冷静地問 B 君: “兄弟, 看你膽識過人, 你想拿我口袋裏的一百美元, 還是來到我朋友的夜店嘗試當睇場, 賺以倍數計的回報之餘, 又用不著承受代價極高的風險?”

長話短說, B 君終於把利刀放下, 接受了 V 君的 offer, 最後更改過自身, 進入了 V 君朋友的夜店工作, 成為一名非常出色的 bouncer 來...

故事就是這樣劃上了完美的句号, 雖然這灰姑娘一般的結局, 在殘酷現實世界並不常見, 但事件背後, 那種如何在逆境達至三贏的創意思維, 確實蠻有啟發性耶!

讀者朋友們, 你們面對着街頭搶匪, 又會作出如何的决擇呢? :)

* As usual, 以上答案純屬個人觀點,僅供參考 :)